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林业机械

我国碎石破碎机技术不断发展石料生产线背后那些感人故事

2021-08-18 来源:上海农业机械网

我国碎石破碎机技术不断发展 石料生产线背后那些感人故事

随着行业的发展,国家的鼓励,我国破碎机技术也在日新月异的发展,也让一些中小型石料生产线企业迎来了更好发展机遇,村里传来了难得的好消息,新的碎石厂、破碎生产线搅乱了一家人的生活,但同时却又唤醒了邻里之间的感情,还促成一道美满的因缘,还真是失之东隅,得之桑榆啊。

村口的大石板对于张广亮来说是不陌生的,每天傍晚下班,他都要坐上去抽一袋旱烟,把一天繁重的工作压力抛之脑后。但此时此刻,他的心却五味俱全。夕阳的余晖洒下远处天空、大地、山脉,层林尽染的景象是美不胜收。但这一切却无法抚慰张广亮那颗受伤的心。

下午在石料厂的会议上,老板说道:“我们新的时产120吨的石料生产线已经试机完毕,是我专门到上海采购的设备,颚破加反击破的一整套设备,全部流水线作业,一天的产量就可以比得上我们十多个人一星期的产能了,可喜可贺。目前这个厂内的破旧的锤破都要改造、全部当废铁卖掉,之后如果资金充裕了,还会再上一条生产线。但流水线作业的特点就是不需要太多工人了,所以我们之中有技术的几位可以留下,苦力小工就照顾不到了,大家还是各自谋生吧。”这犹如晴天霹雳,在张广亮的心中炸开了花。此时的张广亮已经成为一个失业者,又回归了一个纯纯朴朴的农民,这其实没什么,只是小女儿上大学的学费却没了着落,一时间张广亮不知所措。

生活的刻刀总是毫不留情,由于常年的体力劳动、从不避风吹日晒,张广亮手上布满了老茧、脸上皱纹丛生。年轻的时候,算卦先生给算的一生劳碌命。看来也确实如此,11岁,张广亮就下地作业,成年后更是日夜操劳,拉扯一家老小,但好的一点是身体还算硬朗,也算是一种福分了。

张广亮照例掏出一盒烟叶打开,用左手捏上一小撮,按压到烟袋锅里,点上火,深深的吸上一口,并徐徐吐出。如果烦恼能够像烟雾一样散去,那该有多好!但此时张广亮的心中盘算着或许该跟着建筑队出去打工,但貌似这也来不及了吧。

不远处的村外,三个男人结伴而回,分别是赵进宝、刘文、孙宏斌,身上都披着一丝余晖与汗水结成的外衣,赤铜色的皮肤让人一看就是劳动归来。看到静默在大石板上的张广亮,三人停止了说笑。

待走近了,赵进宝便喊道:“广亮哥!大老远就看到有个人坐在这里,一猜就是你!”

张广亮陷入了沉思之中,虽听到了背后有人说话,但等缓过来神,足足延迟了数秒中,于是转过身去:“恩.....”转而将烟袋锅在石板上敲了敲,又说道:“你们几个不歇会儿?”

“不了!张师傅!”赵进宝还没开腔应答,刘文抢先说道:“这快该吃晚饭了,你再看看我们浑身的臭汗,回家洗洗,刚好赶上吃饭!”

“天也快黑了,要不到您也到我家吃饭吧,我媳妇做的现成的。”刘文又客套道。

不用了!我家里也做着呢!你们先走吧,我再坐一会儿就回家。”

“那行叔,我们先走了,天不早了,您也早点回去吧!。”孙宏斌说道。

目送着三人渐走渐远,张广亮又转过头去,看着暗下来的天色,却没有丝毫回家的心情。是啊,让他如何面对小女儿期盼的眼神,在女儿眼里老爸可是一个英雄呀!

“此刻决不能回去,等他们睡下在悄悄回去,明天在想想办法吧。”

既定心弦,张光亮也不愿一直坐着。为了不想听到家人为找自己在村中呼喊,决定到村外走走。恍恍惚惚中,张广亮又走到了那工作了七八年的地方,虽然石渣看起来并不好看,但却让他撑起了这个家。

在石厂不远处500米低地方就是那个新的生产现场,建成以后,张光亮还没有过去看呢。此时的他是要过去看看了,天已经黑下来了,但石料厂的灯光还亮着,设备刚开始生产,橘黄色的外漆非常亮眼,依稀看得到红黑相间的标志下面是建冶重工几个字。顺着皮带输送机,张广亮依次看到了颚破、反击破、振动筛、还有成品堆。

这一天功夫就有这么大一堆了,张光亮感到不可思议。又跑过去抓起料的看看,立方体的含量也较多。他听过村里在县工程队当领导的王新发说过,石料立方体含量多越好用。在张广亮的心中,这条让自己失业的碎石生产线并不那么碍眼了,他反而觉得这样的一字长蛇阵挺有意思的。

晚上的石料厂是有人值班看门的,怕有些人趁着夜里来拉石料。他可能发现有一个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,于是就拿着手电朝这边走了过来。带他们走进,发现是张广亮边问道:“是广亮啊,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在这里干啥呢?”我过来看看设备怎么生产的,石料的质量如何,就是它让我失的业了呀!”

值班人于是开导广亮说:“这机器肯定是比人快多了,我们村相对闭塞的呢?外边很多比这大型的、自动化的设备都有。外边都信息时代了,我们这里才工业时代。这是发展的趋势,广亮你不要介怀了。这石料厂的环境不好,容易得尘肺病,我们平时都是检修了才出来,平时都坐在屋子里。其实可以做成环保的,人家厂家也愿意给我们提供优惠的服务,只是老板说深山中不需要,说现在经济拮据,能省点就省点,以后了在改造。”

他接着说“广亮啊,你该出去走走了,不能一直呆在这深山窝子里,要不然我介绍你到我一朋友的建筑工地去吧,他们那里正需要人呢。你也借此了解一下这个社会的发展吧。”

“你说的在理啊!可能我真跟不上这个时代了吧!我是该出去看看了!你就帮着说说,回头请你喝壶酒。”张广亮答应道。

“见外。大家一个村的,又同事几年,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。喝酒就不用了,看到彤彤(张广亮女儿)考上大学,不再走咱这一辈人的苦路,我打心眼里高兴!所以你还要辛苦几年呀!”

“辛苦不怕,只要能够供她上完大学,我这心里就踏实了。”

“那这么晚了,你赶紧回去吧!休息好,放宽心,车到山前必有路,不要太烦忧了!”

“我这就回去,没事你也回屋吧!”

两人一路走到料场路口,就各自分道而行。张广亮的心情是舒畅了许多,快步走到了家中,别说,这肚子还真有点饿啦!回到家,全家人都没有睡,坐在屋子里等着。看着情形,张光亮有点不好意思,问道:“你们怎么都不睡呢?”

“你可回来了!到底跑哪里了,找遍村里也没找到

你把我们急坏了,你知不知道!”妻子说道,并迅速走进厨房:“饭都凉了,我帮你热一下吧!”

“是啊,爸爸,你去哪里了?”小女儿问道,“我们都很担心你!回来了就好,石料厂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,现在大学可以助学贷款的,您不用再为我的学费担心的,您辛苦了一辈子,我不要你再这样操劳了!”

“没事,爸不怕辛苦。你只要安心学习,将来到大城市里去!”女儿已经长大,懂事了,此刻的张广亮眼中已经噙满泪水,心中万般感动。

“爸爸,傍晚,宏斌哥过来找你,但是您不在,就塞给我们了3000块钱,说是借你的钱。”张彤将3000块钱递给了张广亮。

手上迟疑了一会儿,张广亮接过了钱,就问道:“宏斌没说别的啥?”

“没有!爸爸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你去屋里看书吧!”把女儿支走,张广亮转身就走出门去,直奔孙洪斌家。

“宏斌...宏斌...”张广亮一边敲门,一边喊着:“有人在家吗!”

“来啦!广亮叔,这么晚了,你咋来了!”孙宏斌一般应和着,一般开门。

门开了,张广亮就急切的问道:“这三千块钱是咋回事?我没借过你钱啊!”

“是这样的,叔!我们三人不是在村口看见你了吗,会来的路上刘文告诉我们,你被石料厂解雇了,心情不是很好。我想一定是你为彤彤的学费着急呢。当时就回去找你,你不在,就到你家去了。我身上就这么多钱,就拿来给你凑凑,先过了这一关再说。你不在,我就只好把钱给彤彤,说是她上大学要用钱,要我先把钱还给你。”

“宏斌,你这孩子心眼太好了!”不过您家也挺不容易的,你母亲的身体也不好,要用钱,再说你也年龄不小了,也该讨个媳妇了。”

“这不急,叔!我还可以打点工,可以照顾家用!这钱您就先拿着,等宽裕了在还给我!”

“那好吧,这钱我先拿着!叔会尽快还你的,宏斌,叔真心的感谢你!”

“不用这样,叔!我们乡里相邻的,相互帮助是应该的。”

在邻里的帮助下,张广亮一家的生活水平蒸蒸日上,张彤也如愿以偿的上了大学,顺利毕业后选择了回乡教书,让更多的孩子接受知识的熏陶,走进那现代文明的世界。张广亮起初不答应,但经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,最终还是支持了了女儿的愿望,并同意了孙宏斌和张彤的婚姻,最终幸福美满。

破碎机设备技术的进步和发展,新的碎石厂的破碎生产线搅乱了一家人的生活,但同时却又唤醒了邻里之间的感情,还促成一道美满的因缘,还真是失之东隅,得之桑榆啊。